1个月零1天的生死一线 重症患者成功脱离ECMO

3月10日上午11点,华中科大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一位入院1个月1天的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成功撤离ECMO,1小时后,又成功脱掉呼吸机。这也是湖北省目前成功脱离ECMO的患者中病情最重的一位。

“虽然最高的时候烧到40℃,但我们没有想到他后来会变得这么重。”同济医院急诊与重症医学科主任李树生回忆。

患者刘先生,今年42岁,2月9日因持续发烧9天、干咳、胸闷、呼吸困难被收治到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ICU病房,既往有糖尿病、高血压等基础病。像最早期的病人一样,刘先生的病情逐渐加重,医生进行了抗病毒、抗感染及其它的相关对症治疗,并给予无创呼吸机氧疗,但刘先生血氧饱和度持续下降,肺部功能严重受损。

2月20日,无创呼吸机持续辅助下,刘先生血氧饱和度进行性下降,动脉血氧分压低至50mmHg。医生马上进行了气管插管,并给予俯卧位下的机械通气支持,插管后刘先生缺氧状态一度得到改善。

“血氧饱和度下降至80%,血压不稳定”,谁知,两小时后,重症医学科李永胜主任医师便发现刘先生的病情再次急转直下,生命告急。是严重感染?还是因为机械通气导致的附加伤害?

李永胜通过观察观察患者胸部及叩诊发现,患者右侧胸腔鼓起,推测出现气胸。因为此时正采用机械通气帮助患者输入氧气,但患者由于此次新冠肺炎,原本应该像海绵一样有弹性的肺,变得比较僵硬,此时进行呼吸机正压通气,这种压力容易导致肺组织和脏层胸膜破裂的可能,因而肺和支气管内的气体逸入胸膜腔形成气胸。这也是许多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即便不进行机械通气,只是深吸气、或者打喷嚏都可能出现这样的危险。但这对于新冠肺炎病人来说,却是致命的,因为这会很快加重呼吸衰竭、甚至心跳骤停。

“立即穿刺引流!”李永胜马上通过穿刺,排出胸腔内的气体。

然而,这样稳定的时间并没有很长。2月23日中午,在吸入纯氧的前提下,刘先生血氧饱和度再次下降至80%,呼吸困难。

“能用的方法我们都已经用了,当时,考虑到患者很年轻,我们只能搏一把,上ECMO!”李树生说,借助ECMO可以刘先生自己的肺休息一下,给医生更多的治疗时间。

接下来,医生能做的就是坚守与等待了。

谁知道,3月3日刘先生又出现了酱油色的血尿。是由于体外循环造成的血红细胞的破坏、还是免疫功能异常,或者是药物的影响?……一一筛查并评估后,李永胜发现,原来是抗病毒药物利巴韦林的副作用。于是,为了保护刘先生的肾脏功能,大家决定为他开展透析,通过补充碱性药物,碱化尿液,促进游离血红蛋白的排出。

幸运的是,在护士长熊杰的密切配合下,大家所担心的血栓、导管感染、出血等一系列的状况都没有出现。

3月5日开始,刘先生的胸片显示肺部有了明显的好转,病毒性肺炎被逐步地吸收。

3月7日,再次复查,恢复得更好了。

“可以考虑让他自己的肺工作了。”3月9日,大家减少了氧的供给,只保

持ECMO转动,刘先生的肺像是重新被激活了,并没有出现不适。

因此,有了前一天的适应,3月10日上午10点,刘先生顺利脱下ECMO。更让大家欣慰的是,经过1个小时的观察,刘先生呼吸平稳,于是接着又脱掉了呼吸机。现在,该患者血氧饱和度为97%,情况稳定。

“这是一个阶段性的顺利,他已经过了最艰难的时刻了。一个多月的坚守,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。”李树生说他此刻最大的希望,是所有的重症新冠肺炎患者都能像刘先生一样,得到全面的治疗,早日康复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aliciadevenclark.com